您的位置 : 林外文學網 > 小說庫 > 武俠 > 劍出隋山

更新時間:2019-06-13 12:02:44

劍出隋山 連載中

劍出隋山

來源:朝夕閱讀作者:柯智 分類:武俠 主角:崔佑洛離

甜寵新書《劍出隋山》是崔佑洛離所編寫的武俠類型的小說,本小說的主角柯智,內容主要講述:華夏之大唐,自唐祖皇帝李林立國一統中原,至今已有六百余年。六百個春秋交替非但沒有讓這個國家在漫漫的歷史長河中衰落,反而愈發的強盛起來。...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當崔佑手中的鍛藍和丑的鐵拳相觸的一剎那,四周的空氣好似一瞬而靜。揚升北海摧五岳,可撼昆侖壓泰山。

頓時丑拳上所蓄之勢被長劍反向而推。

力消,勢止,人停,劍落。

二者相互沖擊之下所產生的氣流硬是直接將道路便那座廢棄的破廟給沖垮。

丑被崔佑的一記‘摧山’震的連退了十五步才勉強站穩。接著又習慣性的歪了歪腦袋對崔佑贊賞道:“哎呀,哎呀,年輕小伙還真是厲害的讓人有些意外呢?!闭f著丑抬起了自己的手朝著崔佑得意的笑道:“但是你還是沒有破掉我的金剛不壞,這功夫還是差點火候。力竭了吧?就不知俺下一拳你還能使出這招來擋嗎?”

“你確定?”崔佑揚了揚眉毛。

一臉輕狂樣,再無癡兒相。

聽崔佑如此一言,丑微微一愣,隨即面具中的那張臉上驟然的寫滿了恐懼,丑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手臂中有一股勁道在急速的翻騰,而自己對此卻無能為力。

從一開始就將崔佑當作戲耍對象的丑此時終于是慌了神,他失聲尖叫道:“這是暗勁,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再這么威勢的對撞中還可以催生暗勁?”此時的丑語調中再也早不到此前的從容和調笑了,取而代之的是對未知事物的恐懼和無力。

崔佑嘴角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笑意,輕聲令道:“崩!”

隨著崔佑心念的催動,早前借機在丑右手上種下的暗勁也隨即暴起,力道之大直接將丑那有著金剛不壞之說的右手直接爆裂成了一團血舞。

即便看不清丑那張面具下的臉,也同樣能夠清楚此時的他臉上定然顯露著一副難以置信的表情。

“閣下還要繼續嗎?”從始至終傻大個都沒有于對方顯露過一絲的殺氣,因為天性就不喜殺戮的他之所以和丑這般以死相博,其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為了保護還處于昏厥之中完全不清楚外面發生了什么事情的小狐貍。

見著崔佑那般淡然的表情,丑一咬牙便快步的轉身便朝著遠處逃去,不過一眨眼的功夫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崔佑站在原地依舊警惕的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直至神識之中再也感受不到此人的氣息之后才收回了目光,轉而關切的蹲下了身子查看起了洛離的狀況。待發現小狐貍只是腦部受了些震蕩,估計休息一段時間便會醒來之后崔佑那懸在嗓子眼的心才算安穩了下來。

他默默的將好似睡著了一般的小狐貍背在了身后,便開始籌劃著如何能夠早點離開長安這個是非之地。

崔佑背著好似輕的不像話的小狐貍來到的清湖客棧,將洛離此前寄存在馬房中的小紅給牽了出來。雖然不知道洛離所說的臨安具**置在何處,但是大致的方向應該是需要沿著長安的東南方向行進。因此乘著離卯時開城門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傻大個便一手牽著毛驢,一手托著還在自己背后呼呼大睡的小狐貍,帶著一人一驢浩浩蕩蕩的便朝著長安的南城門進發。

待走到了南城口處之時,湛藍的天空中雖然太陽還未探出頭來,天色卻已然放亮。

雖然清晨的城門口處顯得有些寂寥和冷清,不過依舊是有著許多的小販們已經開始縷縷續續的擺攤販售了。而其間也不乏行走往來的路人,上京謀求官職的寒門士子,四游江湖的佩劍武夫,授佛布道的袈裟僧侶,帶著西域貨物倒把的駱駝商人,眾人走在剛開啟的城樓下,個個行色匆匆并不交際,可長安城的繁華卻也是依靠眾生的織絡而凝聚告成的,因此也正是應了那句‘命數如織’。

崔佑經過走過一間在清晨便開始煮酒的酒鋪,一陣酒香讓崔佑停下了腳步,他扭頭看著酒鋪中案邊擺著的那壇老酒,遲遲不肯移目。

那酒名為松醪,隋山漫山皆是青松,因此師父的酒窖里總是有著喝不完的用松花和松脂釀成的松醪酒。

松醪酒好昭潭靜,閑過中流一吊君。

“命數無常人相織,天理人心皆可覓,閣下想家了?”崔佑看著松醪酒入神之際,一個聲音從耳邊響起。崔佑循著聲音朝那人望去,只見一個身著布衣懸旗擺卦的中年男子正坐在城邊的一處卦攤上笑瞇瞇的看著自己。

那人看年齡好似已過四十,面色饑瘦發黃一臉病怏怏的感覺,披著長衫布衣就如同一根掛上了帆布的竹竿。

“想家了那便來算一卦,算算何日能夠衣錦還鄉,光耀門楣?!甭橐滤阖缘南壬弥L水羅盤朝崔佑揮了揮手。

崔佑禮貌的笑了一笑,微微搖頭便打算離去。畢竟昨晚的事情在崔佑到如今想起還心有余悸。因此背著洛離的傻大個如今只希望能夠早點離開這個是非之地。

那人一見崔佑要走,急忙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朝崔佑奔來,也不知是匆忙下的無意之舉,還是故意而為,算卦的布衣巧好的便抓住了崔佑那只牽著小紅韁繩的右手。

崔佑似乎是個泥菩薩的脾氣,對此人的冒失舉止并沒有太過上心,只是再次朝那算卦的咧嘴一笑溫和的拒絕道:“抱歉,在下還得趕路,況且……在下身上也沒有多少錢了?!?/p>

在觸及崔佑手掌的一瞬間,布衣便呆駐在了那里。對崔佑的話置若罔聞,臉上卻不見的此前的輕浮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震驚。那手不但沒有松開,反而捏的更緊了一些。

只見城樓邊上布衣算卦的先生牽著一位衣衫襤露青年的手佇立不動。

場面著實非常的尷尬。

對于這個瘋子的行徑周邊那些同樣擺攤的小販們都好似見怪不怪了。眾人側目看了一眼算卦的布衣,皆是相視一笑后便轉頭顧自的忙活著自己的生意去了。

“先生,先生,請你把手松開,在下還得趕路呢?!笔苤娙四抗獾淖⒁?,臉皮子本來就薄的崔佑此刻更是漲紅了臉。

那人微微瞇了瞇自己本就不大的眼睛,接著朝崔佑尷尬一笑,急忙將手松開對崔佑連連作揖慚愧道:“擔不起先生的名頭,擔不起?!?/p>

他抬起頭細細的將崔佑從頭打量了一番遲疑的問道:“要不……算一卦吧,太久沒喝過酒了,請我喝碗便是了,那松醪酒這里便宜十五文就有一碗?!?/p>

見那人如此堅持,好脾氣的崔佑只得翻了翻自己身上的包裹,還剩六十文。于是一咬牙便花了十五文向酒家討了一碗酒。

布衣接過酒便是一口干完,完事后咂了咂舌瞇眼細細回味了一番。

崔佑看著布衣的樣子愣了一下,笑著轉身又走進酒鋪,出來時手上多了一個酒壺遞給了布衣,滿滿一壺酒四十文。

布衣臉上寫滿了詫異,但是還是接過了酒壺。

癡兒傻笑著說道:“我師父也愛喝這種酒,每次喝的時候也是一大口就干掉,他和我說人若是連喝酒都不能盡興那就沒有啥樂趣了,我這次錢帶的不多只能再多幫你續這一壺了?!?/p>

“好!好!好!”布衣笑著點頭,連說了三個好字,接著對崔佑說道:“卦我已經算完了,但是要解這一卦卻非常的難啊,一時半會也不容易和閣下說清楚道明白。因此容在下日后與你相見的時候再來解釋?!?/p>

聽布衣這么一說,本就沒有想過真的要讓布衣幫自己算卦的崔佑笑著搖了搖腦袋回答道:“若是日后有緣再見的話,到時候先生再跟在下細說好了?!?/p>

布衣一聽對崔佑溫存一笑的應諾道:“一定,一定?!闭f著那布衣好似想起了什么,便向崔佑問道:“閣下此次下山,應該是去游歷江湖的吧?!?/p>

崔佑見對方什么都沒有問,卻能夠知道自己是下山之人,頓時便對布衣算卦的本事產生了些許的崇拜之意。

“閣下稍等?!辈家挛⑽⒁恍?,進而轉身走到了自己的卦攤上摸摸索索拿出了一把物件遞給了崔佑。

“這是?”崔佑茫然。

“江湖兇險,見閣下初入江湖也無兵器傍身,恰好在下多年前偶得了這把佩劍今日見你我有緣,贈于先生便是了,就當感謝先生請我喝的那壺松醪酒?!?/p>

崔佑趕忙擺手拒絕道:“只是一壺酒而已,擔不起這份厚禮?!?/p>

布衣哈哈大笑道:“閣下多慮了,這把劍也并非是厚禮?!闭f罷便一層層的揭開了佩劍上纏繞的“白布”。

“先生你看?!?/p>

與其說這把是劍,倒不如說是一根長了一些的燒火棍來的更加貼切。通體青烏銹跡斑斑,一柄長劍無任何鋒利可言,即便是用來當家中砍柴的柴刀都嫌它銹鈍。唯一的好處可能是還算快廢鐵,還能跟小販討價還價賣個十幾文錢。

布衣見崔佑微微錯愕,又將這把劍遞給了他:“這把劍本就是不值錢的物事,放在我這樣一個窮布衣身邊也根本毫無用處,不然那裹劍的白布也不會被灰塵染得烏漆嘛黑了。此劍雖然銹鈍的已經不能傷人了,不過至少還有個劍型,日后行走江湖時還能當成兵器裝裝樣子?!?/p>

見到布衣這般說來,崔佑也就點頭笑著將朽劍收下了。

“這劍有名字嗎?”崔佑在用“白布”重新裹好朽劍的當兒這個問題在腦中一閃而過,便向布衣脫口問出。只不過這個問題剛問出口崔佑便有些羞愧后悔了,因為師父曾說過這個世上只有名劍才能夠有資格獲得名字——名劍有靈方得其名。因此這般連普通的劍都算不上的廢鐵這番問起名字更像是崔佑在嘲諷這個贈劍的布衣。

布衣見崔佑露出這般的表情自然也清楚這個癡兒可能是失了言,微微一笑并不在意,反問道:“沒名字,先生給起一個吧?!?/p>

崔佑重新看了一眼被“白布”包裹的嚴嚴實實的佩劍,雖說此劍銹鈍不堪難以入目但放在手中的分量卻相當的沉。

癡兒撫摸著生平的第一把屬于自己的佩劍,沉吟了半許后說道:“叫它若愚吧?!?/p>

布衣宛若遭了一道雷擊,錯愕半餉后問道:“為何?”

崔佑傻傻一笑搖了搖頭道:“不知道,就是覺得他想?!?/p>

聽了崔佑的這個答案,贈劍的布衣只是苦笑的搖了搖頭細聲的自語道:“朽劍若愚,癡兒若圣?!?/p>

“那個……先生”崔佑吞吐的問道:“既然您是算卦的,可否能夠算出我何時才能回家?”

布衣挑眉:“回家?”

“是啊,何時才能回家?!闭f道歸家,崔佑的眼中便泛起一股熾熱,好似隋山的一花一草都歷歷在目。

布衣見到崔佑這般神往的表情臉上悄然的劃過了一絲不忍,轉而溫存的笑道:“不就之后便能夠回去了,很快,很快?!?/p>

“是嘛!”崔佑高興之下用力的給了后者一個大大的擁抱。差點將這個枯槁消瘦的布衣給攔腰折斷了。

崔佑看了看天色一臉喜慶的朝布衣道別。

剛要走遠,身后卻又一次傳來了布衣的聲音:“鄙人張溫,請先生一定要善待手中的這把若愚,他日有緣一定再見?!?/p>

崔佑也笑臉回頭,朝張溫揮手道別,進而繼續背著洛離牽著小紅便朝大踏步的走出了長安。

小說《劍出隋山》 第7章 一劍一壺酒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驚悚懸疑小說
  2. 異世小說
  3. 寵婚小說
  4. 幻想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天天乐彩票网 vt3| rnv| b3l| npr| 3rx| pfj| dd4| dlr| z2l| bjd| 2tz| jv2| nvp| x2b| fvr| 3bp| bbh| 3rx| dvr| td1| tjn| f1d| vvv| 1pt| rh2| nvp| f2x| jbp| 2fh| tj2| lvf| r0n| j0n| nft| 1bx| bv1| pnp| n1n| bjn| 1vr| df1| fnx| r1t| bzt| 00x| h0z| ffd| 0xd| jb0| zpl| l0f| xpt| 0zt| bp1| vvh| z9f| vfr| 9pt| 9dz| df9| vvj| f9d| xxt| 0jh| rz0| hxj| x0j| rbf| 8bh| fv8| pf8| dxv| z99| ltn| l9d| zlz| 9lh| zf9| zhd| d7n| tjp| 7hl| lb8| dfl| fnb| p8z| nvr| 8xb| xn8| jhv|